Chin Chin – 『蜜糖吐司』觀察 in Chin Chin

C

Chin Chin 吃蜜糖吐司也可以在戶外區

蜜糖吐司先不論有多好吃,光從Chin Chin位於同一帶但顧客數有限、而Dazzling 蜜糖吐司排隊要排到明年春暖花開來相比,應該就可以推測萬人朝聖蜜糖吐司應該就不只是單純為了要享用美食(當然說到其他甜點、也可以到台北甜點觀察台北蛋糕面面觀查看其他不錯選擇)。

與Chin Chin 相比的Dazzling門口

反觀Dazzling、除了是蜜糖吐司發源地外,品牌Logo、店內氣息、地理位置甚至到服務員穿著都非常到位,加上媒體炒作與口耳相傳、也讓食用蜜糖吐司變成一種全民運動。價格低廉、環境舒適、自我實現(馬斯洛)、爭先恐後與蜜糖吐司本身就是一道美味且不思議甜點等元素,都讓蜜糖吐司準確地空降在每個人記憶中。

Chin Chin 與Dazzling 盛況空前相比

至於為什麼人都可以接受”排隊”這種既浪費時間又麻煩的事情,只為了可以在90分鐘內享用蜜糖吐司。或許是因為排隊吃蜜糖吐司(或其他任何需要排隊的店,如用心且好品質的米朗琪咖啡館、咖啡弄。)是所有休閒活動之中,最不費力(站著聊天)就可以跟親朋好友緩慢的一起完成一項目標(終於吃到蜜糖吐司、還是名符其實甜美的成果),不論是成就感還是朋友間的回憶都非常難得。

Chin Chin 蜜糖吐司上桌還是嚇死人

蜜糖吐司雖還是Dazzling為創始與廣為人知、但會到Chin Chin是因為認為身為競品該學的應該也都學完了,所以就到比較少人的Chin Chin試試萬法不離其宗的蜜糖吐司。且嚐過Dazzling第三代蜜糖吐司是覺得還好,所以到Chin Chin只有第一代蜜糖吐司也沒問題。

Chin Chin 蜜糖吐司近看更驚人

與全世界的蜜糖吐司一樣、一上桌氣勢就氣宇非凡、不同凡響。繽紛且有如驚喜箱般的風味主體,也難怪給人蜜糖吐司只有虛有其表的錯覺。但後來才發現,蜜糖吐司之所以可以是蜜糖吐司不單單只是華麗、絢爛的外觀與搭配。可能還有一重要因素是可以讓卡士達、草莓與巧克力等醬料的幸福風味,能夠與吐司紮實卻俏皮的個性相結合,分量驚人的前提下卻是意外的低成本,所以換句話說,蜜糖吐司的甜蜜點應該可以說是在口味結合後加倍相乘的夢幻感受。

Chin Chin 蜜糖吐司頗開圖

說實在一個蜜糖吐司份量真的不容小覷。剖開後綻放的莓類成員有草莓、野莓、藍莓與紅醋栗(?),醬料類成員有卡士達、奶油以及一球草莓冰淇淋、兩根迷你脆笛酥、數顆葡萄乾。而蜜糖吐司本體除外盒外、還有疑似烤過並灑上糖粉的吐司條,就這麼簡單的組合竟然能有如此大的變化,在在也反應廚師的食材、設計師的配色或珠寶、串珠設計師的搭配都是成就每一道藝術品關鍵。

Chin Chin 蜜糖吐司的觀察

蜜糖吐司因為內部吐司條已經切開、拿來沾卡士達、草莓醬或冰淇淋都非常的對味,又再一次用吐司誠懇的姿態呈獻各種風情萬種的香甜醬料。而且蜜糖吐司的吐司完全沒有機會讓食用者嚐到白吐司的平凡樣貌,香甜吐司條總是與眼花撩亂的各種醬料相映成趣並留下絲毫沒有空隙的美好體驗(巧克力或許會容易膩、莓果類就是一個很好的選擇)。

Chin Chin 孕育蜜糖吐司之處

最後是認為若只是要單純想用蜜糖吐司迷人風味可以參考Chin Chin、不用排隊又不失蜜糖吐司本色。但若要享受氛圍、同儕間並肩作戰的熱血、征服高峰的成就感甚至是成為甜點美食家的領導者,就買支傘、童軍椅與大富翁(怎麼沒有ipad版)到萬人空巷的Dazzling吧。

Chin Chin cafe Facebook

台北市大安區復興南路一段107巷5弄6號1樓

檢視較大的地圖

有關咖啡鄉第一位鄉民

蔡先生

就只是一名熱愛臺灣以及臺北眾多獨立咖啡館的中年偏執狂。

希望在這咖啡鄉中大力散播一些就算在這飽受大國欺壓、無稽政權奪利、無數奇怪價值觀以及鳥為食亡的社會中,還是有非常多既溫暖又用心、美好的一切。

留下一些建議、想法或指教

蔡先生

就只是一名熱愛臺灣以及臺北眾多獨立咖啡館的中年偏執狂。

希望在這咖啡鄉中大力散播一些就算在這飽受大國欺壓、無稽政權奪利、無數奇怪價值觀以及鳥為食亡的社會中,還是有非常多既溫暖又用心、美好的一切。

不同行政區的美好咖啡館

各種美好的元素